於是舜举鲧子禹,帝舜时又命禹治水

中原太古崇尚“让”之德,尧舜禅让名垂千古,可那帝位让了一圈儿到底是又回来了,比如那样:

第三课 夏本纪


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黑帝,黑帝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轩辕氏。禹者,轩辕氏之玄孙而黑帝之孙也。禹之曾大父昌意及父鲧皆不得在皇位,为人臣。当帝尧之时,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尧求能治水者,群臣四岳皆曰鲧可。尧曰:“鲧为人负命毁族,不可。”四岳曰:“等之未有贤於鲧者,原帝试之。”於是尧听四岳,用鲧治水。九年而水不息,作用不成。於是帝尧乃求人,更得舜。舜登用,摄行天子之政,巡狩。行视鲧之治水无状,乃殛鲧於羽山以死。天下都以舜之诛为是。於是舜举鲧子禹,而使续鲧之业。

尧崩,帝舜问四岳曰:“有能成美尧之事者使居官?”皆曰:“伯禹为司空,可成美尧之功。”舜曰:“嗟,然!”命禹:“女平水土,维是勉之。”禹拜稽首,让於契、后稷、皋陶。舜曰:“女其往视尔事矣。”

禹为人敏给克勤;其德不违,其仁可亲,其言可靠;声为律,身为度,称以出;亹亹穆穆,为纲为纪。

禹乃遂与益、后稷奉帝命,命诸侯百姓兴人徒以傅土,行山表木,定高山大川。禹伤先人父鲧功之不良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薄衣食,致孝于鬼神。卑皇宫,致费於沟淢。陆行乘车,水行乘船,泥行乘橇,山行乘暐。左准绳,右规矩,载四时,以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令益予众庶稻,可种卑湿。命后稷予众庶难得之食。食少,调有馀相给,以均诸侯。禹乃行相地宜所有以贡,及山川之有利于。

……於是帝锡禹玄圭,以告成功于海内外。天下於是太平治。

……

十年,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以中外授益。三年之丧毕,益让帝禹之子启,而辟居箕山之阳。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及禹崩,虽授益,益之佐禹日浅,天下未洽。故诸侯皆去益而朝启,曰“吾君帝禹之子也”。於是启遂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

夏后帝启,禹之子,其母白狐九尾之女也。

有扈氏不服,启伐之,大战於甘。将战,作甘誓,乃召六卿申之。启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女: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维共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女不共命。御非其马之政,女不共命。用命,赏于祖;不用命,僇于社,予则帑僇女。”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

……

孔甲崩,子帝皋立。帝皋崩,子帝发立。帝发崩,子帝履癸立,是为桀。帝桀之时,自孔甲以来而诸侯多畔夏,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乃召汤而囚之夏台,已而释之。汤修德,诸侯皆归汤,汤遂率兵以伐夏桀。桀走鸣条,遂放而死。桀谓人曰:“吾悔不遂杀汤於夏台,使至此。”汤乃践国王位,代夏朝天下。汤封夏之後,至周封於杞也。

我:哎呀弟弟你吃
弟弟:哎呀姐姐你吃
我:好呀~我吃。

但是,让来让去也会真“让”出去的。比如那样:

我:哎呀弟弟你吃
弟弟:好呀~我吃了。
我:········

野史上不但有“让”回来的,还有“让”出去了的。

帝尧禅让于帝舜,而帝禹的天王之位也是由帝舜禅让而来,若帝禹再传下一代,按常规也理应是禅让给一位哲人。但帝禹应该是怀着把帝位传给自己孙子启的思想。为了达到这一个目的,帝禹颇为费心的。

禹→启.PNG

  • #### 皋陶&益

帝禹先授政于颇为贤能的皋陶。在帝尧时皋陶即已被收录,到帝舜时诸臣分职,皋陶被命掌管行政诉讼法。而禹的阿爸鲧在帝尧时被命治水却无功,在舜摄政时期被诛,帝舜时又命禹治水。粗略算起来,更可能的图景应是皋陶年长于禹,或至少多少人是同辈。但帝禹却立皋陶为后代,毫不意外地,皋陶果然还没能继位即先回老家了。

接下去帝禹举荐了益,那益是哪一位?“舜曰:‘何人能驯予上下草木鸟兽?’皆曰益可。於是以益为朕虞。”鲜明,益的绝招并不是以人为目标的田间管理。皋陶离世后益才得帝禹重用,所以益辅佐帝禹时间不长;而且益是从驯草木鸟兽跨界到了处理政务,同样不出意外地,天下人并不满足益的政绩。
帝禹过世后,约定的后代益照以往惯例也先让先帝之子,可这一让,真的把君王之位让出去了。

  • #### 帝禹之子启

并且,天下人倒是很属意启。启的优势在于两点,一是“贤”,有贤名有才能;二是地位高贵,启乃帝禹之子。那两者缺一不可,如前车之鉴丹朱虽贵为帝尧之子,却被帝尧评价为“顽凶”而不用。

另外,帝禹也为外甥的登位之路打下了基础。里胥公言帝禹之功绩在于“九州攸同,光唐虞际,德流苗裔”,实则治水一项尚未列入其中。禹继父业治水是由帝舜任命,要是无功而返,必然是和其父鲧一个下场,然则禹克制诸多困难完结了那项义务。

而禹更大的功业在于“行相地宜所有以贡,及山川之有利于”,“辅成五服,至于五千里”。即构设了一个以君王为主导、半径二千五百里、分为五等环形区域的总理范围,且使中外九州皆贡赋于帝舜。至此从帝舜开端,天子的地点提高,臣子各司其责,由此君臣之分尤其分明。

到了帝禹之时,那更加给禹之子启的继位提供了有利条件。故而诸侯拥立启时所言为“吾君帝禹之子也”,而不是比如说“吾君启贤”的口号。

益和启如此两相相比,优劣立现,最终果然诸侯体贴帝禹之子启继位。帝禹愿望已毕。至此,公天下变成了家中外。

总结

帝舜、帝禹、帝启多人看成继承人的天骄之路如下:

·舜:试二十年,摄政八年。流共工氏、鲧、讙兜、三苗。让帝尧之子,然天下归心于舜,遂继位为帝舜。
·禹:治水功成,九州攸同,贡赋皇帝。为嗣十七年。让帝舜之子,天下既顺,遂践天皇位。
·启:贤且为帝禹之子,诸侯拥立为始祖。有扈氏不服,伐之。天下咸服。

帝舜在摄政时期干脆利落处理了数位竞争对手,顺遂承袭;帝禹受政颇为顺畅,但之前劳苦功高;到了启时,有了三伯帝禹打下的底蕴,再添加我素质的确不错,原本预订的继任者益自然不是启的对手。

当年舜让丹朱是退而待之,时至而进之策,心里知道这帝位转一圈仍旧会回来自己手上的;而另一种情状则是益让启,双手把帝位奉上,结果羊入虎口,再也拿不回去了。

附注:

  • 帝尧禅让于舜。

《五帝本纪》:“舜得举用事二十年,而尧使摄政。摄政八年而尧崩。
尧崩,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於南河之南。诸侯朝觐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後之中华践国君位焉,是为帝舜。

  • 帝舜禅让于禹。

*《夏本纪》:“帝舜荐禹於天,为嗣。十七年而帝舜崩。三年丧毕,禹辞辟舜之子商均於阳城。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於是遂即国君位。”
*

  • 帝禹之后,帝启继位。

*《夏本纪》:“帝禹立而举皋陶荐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封皋陶之後於英、六,或在许。而后举益,任之政。
十年,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以整个世界授益。三年之丧毕,益让帝禹之子启,而辟居箕山之阳。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及禹崩,虽授益,益之佐禹日浅,天下未洽。故诸侯皆去益而朝启,曰“吾君帝禹之子也”。於是启遂即皇帝之位,是为夏后帝启。”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