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封康叔于卫地(都朝歌),周公黑肩欲杀庄王而立王子克

【小序】

维弃作稷,德盛西伯;武王牧野,实抚天下;幽厉昏乱,既丧酆镐;陵迟至赧,洛邑不祀。作《周本纪》第四。

第八课 周本纪 下


平王立,东迁于雒邑,辟戎寇。平王之时,周室衰微,诸侯彊并弱,齐、楚、秦、晋始大,政由方伯。

四十九年,姬息姑即位。

五十一年,平王崩,太子洩父蚤死,立其子林,是为桓王。桓王,平王孙也。

桓王三年,郑庄公朝,桓王不礼。五年,郑怨,与鲁易许田。许田,君王之用事太山田也。八年,鲁杀隐公,立桓公。十三年,伐郑,郑射伤桓王,桓王去归。

二十三年,桓王崩,子庄王佗立。庄王四年,周公黑肩欲杀庄王而立王子克。辛伯告王,王杀周公。王子克饹燕。

十五年,庄王崩,子釐王胡齐立。釐王三年,姜小白始霸。

五年,釐王崩,子惠王阆立。惠王二年。初,庄王嬖姬姚,生子穨,穨有宠。及惠王即位,夺其大臣园以为囿,故大夫边伯等三个人肇事,谋召燕、卫师,伐惠王。惠王饹温,已居郑之栎。立釐王弟穨为王。乐及遍舞,郑、虢君怒。四年,郑与虢君伐杀王穨,复入惠王。惠王十年,赐姜小白为伯。

二十五年,惠王崩,子襄王郑立。襄西王母蚤死,後母曰惠后。惠后生叔带,有宠於惠王,襄王畏之。三年,叔带与戎、翟谋伐襄王,襄王欲诛叔带,叔带饹齐。姜小白使管子平戎于周,使隰朋平戎于晋。王以都尉礼管子。管子辞曰:“臣贱有司也,有皇上之二守国、高在。若节春秋来承王命,何以礼焉。陪臣敢辞。”王曰:“舅氏,余嘉乃勋,毋逆朕命。”管子卒受下卿之礼而还。九年,齐桓公卒。十二年,叔带复归于周。

十三年,郑伐滑,王使游孙、伯服请滑,郑人囚之。郑文公怨惠王之入不与厉公爵,又怨襄王之与卫滑,故囚伯服。王怒,将以翟伐郑。富辰谏曰:“凡我周之东徙,晋、郑焉依。子穨之乱,又郑之由定,今以小怨弃之!”王不听。十五年,王降翟师以伐郑。王德翟人,将以其女为后。富辰谏曰:“平、桓、庄、惠皆受郑劳,王弃亲亲翟,不可从。”王不听。十六年,王绌翟后,翟人来诛,杀谭伯。富辰曰:“吾数谏不从。如是不出,王以自我为懟乎?”乃以其属死之。  初,惠后欲立王子带,故以党开翟人,翟人遂入周。襄王出饹郑,郑居王于氾。子带立为王,取襄王所绌翟后与居温。十七年,襄王告急于晋,姬重耳纳王而诛叔带。襄王乃赐公子重耳珪鬯弓矢,为伯,以卡萨布兰卡地与晋。二十年,姬重耳召襄王,襄王会之河阳、践土,诸侯毕朝,书讳曰“天王狩于河阳”。

二十四年,姬重耳卒。

三十一年,秦穆公卒。

三十二年,襄王崩,子顷王壬臣立。顷王六年,崩,子匡王班立。匡王六年,崩,弟瑜立,是为定王。

定王元年,熊吕伐陆浑之戎,次洛,使人问九鼎。王使王孙满应设以辞,楚兵乃去。十年,熊吕围郑,郑伯降,已而复之。十六年,熊吕卒。

二十一年,定王崩,子简王夷立。简王十三年,晋杀其君厉公,迎子周於周,立为悼公。

十四年,简王崩,子灵王泄心立。灵王二十四年,齐崔杼弑其君庄公。二十七年,灵王崩,子景王贵立。景王十八年,后太子圣而蚤卒。二十年,景王爱子朝,欲立之,会崩,子丐之党与争立,国人立长子猛为王,子朝攻杀猛。猛为悼王。晋人攻子朝而立丐,是为敬王。

敬王元年,晋人入敬王,子朝自主,敬王不得入,居泽。四年,晋率诸侯入敬王于周,子朝为臣,诸侯城周。十六年,子朝之徒复作乱,敬王饹于晋。十七年,姬午遂入敬王于周。

三十九年,齐田常杀其君简公。

四十一年,楚灭陈。万世师表卒。

四十二年,敬王崩,子元王仁立。元王八年,崩,子定王介立。

定王十六年,三晋灭智伯,分有其地。

二十八年,定王崩,长子去疾立,是为哀王。哀王立3月,弟叔袭杀哀王而自主,是为思王。思王立8月,少弟嵬攻杀思王而独立,是为考王。此三王皆定王之子。

考王十五年,崩,子威烈王午立。

考王封其弟于海南,是为桓公,以续周公之官职。桓公卒,子威公代立。威公卒,子惠公代立,乃封其少子於巩以奉王,号西周惠公。

威烈王二十三年,九鼎震。命韩、魏、赵为诸侯。

二十四年,崩,子安王骄立。是岁盗杀楚声桓王。

安王立二十六年,崩,子烈王喜立。烈王二年,周太傅儋见秦元王曰:“始周与鲁国合而别,别五百载复合,合十七岁而霸王者出焉。”

十年,烈王崩,弟扁立,是为显王。显王五年,贺秦元献公,献公称伯。九年,致文武胙於秦平王。二十五年,秦会诸侯於周。二十六年,周致伯於秦平王。三十三年,贺秦惠王。三十五年,致文武胙於秦惠文王。四十四年,秦惠王称王。其後王公皆为王。

四十八年,显王崩,子慎靓王定立。慎靓王立六年,崩,子赧王延立。周赧王时东夏朝分治。周赧王徙都东周。

西周武公之共太子死,有五庶子,毋適立。司马翦谓楚王曰:“不如以地资公子咎,为请太子。”左成曰:“不可。周不听,是公之知困而交疏於周也。不如请周君孰欲立,以微告翦,翦请令楚之以地。”果立公子咎为皇太子。

八年,秦攻伊川,楚救之。而楚以周为秦故,将伐之。苏代为周说楚王曰:“何以周为秦之祸也?言周之为秦甚於楚者,欲令周入秦也,故谓‘周秦’也。周知其不可解,必入於秦,此为秦取周之精者也。为王计者,周於秦因善之,不於秦亦言善之,以疏之於秦。周绝於秦,必入於郢矣。”

秦借道两周时期,将以伐韩,周恐借之畏於韩,不借畏於秦。史厌谓周君曰:“何不让人谓韩公叔曰‘秦之敢绝周而伐韩者,信周朝也。公何不与周地,发质使之楚’?秦必疑楚不信周,是韩不伐也。又谓秦曰‘韩彊与周地,将以疑周於秦也,周不敢不受’。秦必无辞而令周不受,是受地於韩而听於秦。”

秦召东周君,战圣上恶往,故令人谓韩王曰:“秦召东周君,将以使攻王之黄冈也,王何不出兵於黄冈?周君将认为辞於秦。周君不入秦,秦必不敢逾河而攻绵阳矣。”

夏朝与东周战,韩救夏朝。或为东周说韩王曰:“周朝故天子之国,多名保养宝。王案兵毋出,可以德有穷,而周朝之宝必可以尽矣。”

周赧王谓成君。楚围雍氏,韩徵甲与粟於周朝,夏朝君恐,召苏代而告之。代曰:“君何患於是。臣能使韩毋徵甲与粟於周,又能为君得高都。”周君曰:“子苟能,请以国听子。”代见韩相国曰:“楚围雍氏,期6月也,今三月不可能拔,是楚病也。今相国乃徵甲与粟於周,是告楚病也。”韩相国曰:“善。使者已行矣。”五代曰:“何不与周高都?”韩相国大怒曰:“吾毋徵甲与粟於周亦已多矣,何故与周高都也?”代曰:“与周高都,是大失所望而入於韩也,秦闻之必大怒忿周,即不通周使,是以弊高都得完周也。曷为不与?”相国曰:“善。”果与周高都。  三十四年,苏厉谓周君曰:“秦破韩、魏,扑师武,北取赵蔺、离石者,皆公孙起也。是善用兵,又有运气。今又将兵出塞攻梁,梁破则周危矣。君何不让人说公孙起乎?曰‘楚有养由基者,善射者也。去柳叶百步而射之,百发而百中之。左右观者数千人,皆曰善射。有一夫立其旁,曰“善,可教射矣”。养由基怒,释弓搤剑,曰“客安能教我射乎”?客曰“非吾能教子支左诎右也。夫去柳叶百步而射之,百发而百中之,不以善息,少焉气衰力倦,弓拨矢钩,一发不中者,百发尽息”。今破韩、魏,扑师武,北取赵蔺、离石者,公之功多矣。今又将兵出塞,过两周,倍韩,攻梁,一举不得,满盘皆输。公不如称病而无出’。”

四十二年,秦破华阳约。马犯谓周君曰:“请令梁城周。”乃谓梁王曰:“周王病若死,则犯必死矣。犯请以九鼎自入於王,王受九鼎而图犯。”梁王曰:“善。”遂与之卒,言戍周。因谓秦王曰:“梁非戍周也,将伐周也。王试出兵境以观之。”秦果出兵。又谓梁王曰:“周王病甚矣,犯请後可而复之。今王使卒之周,诸侯皆生心,後举事且不信。不若令卒为周城,以匿事端。”梁王曰:“善。”遂使城周。

四十五年,周君之秦客谓周曰:“公不若誉秦王之孝,因以应为太后养地,秦王必喜,是公有秦交。交善,周君必认为公功。交恶,劝周君入秦者必有罪矣。”秦攻周,而周勣谓秦王曰:“为王计者不攻周。攻周,实不足以利,声畏天下。天下以声畏秦,必东合於齐。兵弊於周。合天下於齐,则秦不王矣。天下欲弊秦,劝王攻周。秦与天下弊,则令不行矣。”

五十八年,三晋距秦。周令其相国之秦,以秦之轻也,还其行。客谓相国曰:“秦之轻重未可知也。秦欲知三国之情。公不如急见秦王曰‘请为王听东方之变’,秦王必重公。重公,是秦重周,周以取秦也;齐重,则固有周聚以收齐:是周常不失重国之交也。”秦信周,发兵攻三晋。

五十九年,秦取韩阳城负黍,寒朝恐,倍秦,与诸侯约从,将大地锐师出伊阙攻秦,令秦无得通阳城。秦昭王怒,使将军摎攻有穷。有穷君饹秦,顿首吃苦,尽献其邑三十六,口三万。秦受其献,归其君於周。

周君、姬延卒,周民遂东亡。秦取九鼎宝器,而迁周朝公於{单心}狐。後七岁,秦庄襄王灭寒朝。东西周皆入于秦,周既不祀。

少保公曰:学者皆称周伐纣,居洛邑,综其实不然。武王营之,成王使召公卜居,居九鼎焉,而周复都丰、镐。至犬戎败幽王,周乃东徙于洛邑。所谓“周公葬毕”,毕在镐西北杜中。秦灭周。汉兴九十有馀载,太岁将封普陀山,东巡狩至福建,求周苗裔,封其後嘉三十里地,号曰周子南君,比列侯,以奉其先祭拜。

【大纲】

  • #### 周之主公弃

姜原践巨人迹,孕而生弃。
弃善耕农,帝尧举之为农师,帝舜时受封,号后稷,别姓姬氏。
→周族自后稷起另以“姬”为姓。

  • #### 周族先世系谱:

后稷—不窋(后稷之子)—鞠(不窋之子)—公刘(鞠之子)—庆节(公刘之子)—皇仆(庆节之子)—差弗(皇仆之子)—毁隃(差弗之子)—公非(毁隃之子)—高圉(公非之子)—亚圉(高圉之子)—公叔祖类(亚圉之子)—古公亶父(公叔祖类之子)—公季(古公之少子)—昌(公季之子,文王)—发(周文王之子,武王)

  • 不窋末年,夏衰,不窋失官而奔戎狄之间。
  • 公刘修后稷之业,周道之兴自此始。
  • 庆节时立国于豳。
  • 古公亶父复修后稷、公刘之业。戎狄攻之,古公迁岐下,国人追随。

古公曰:“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我地与民。民之在自家,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自长逝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

  • 古公中意少子季历之子昌,长子太伯、次子虞仲遂亡荆蛮,断发文身,以让季历以传昌。
    →又见《吴太伯世家》
  • 公季修古公之道,诸侯顺之。
  • #### 西伯昌,即文王。

  • 贤且仁,士、大夫皆归之。
    →太颠、闳夭、散宜生:均为西伯昌大臣。
    鬻子:齐国天皇,即熊蚤。
    辛甲:殷纣之臣,七十五谏而不听,遂投周。

  • 崇侯虎进谗,帝纣囚西伯于羑里。进献雅观的女子宝物,帝纣乃赦西伯,赐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伐。进洛西之地以免炮烙之刑。
  • 阴行善,断虞、芮之讼。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
  • 犬戎、密须、耆国、邘、崇侯虎。迁都丰。
  • 谥为文王,追尊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
    →王瑞自太王兴:其一太王迁岐后归者之多,周族始大;其二是太王预订西伯昌为隔代传人,对周国之兴亦提到首要。
  • #### 武王伐纣

  • 吕尚为师,周公旦为辅,召公、毕公之徒左右王,师脩文王绪业。
    →太公望:即吕尚,为太师。
    周公旦:武王之弟,文王第四子。
    召公、毕公:皆为文王庶子。

  • 武王9年,盟津之会:

王公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女未知天命,未可也。”乃还师归。

  • 武王11年,武王伐纣

闻纣昏乱无情滋甚,杀王子王叔比干,囚箕子。都尉疵、少师彊抱其乐器而奔周。於是武王遍告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

  • 牧野之战。商纣王自尽。

  • #### 武王建夏朝

    • 武王受命仪式
    • 封国

封商纣子禄父殷之馀民,其弟管叔鲜、蔡叔度相禄父治殷。
封神农之後於焦,黄帝之後於祝,帝尧之後於蓟,帝舜之後於陈,大禹之後於杞。
封功臣谋士,而师尚父为首封。封尚父於营丘,曰。封弟周公旦於曲阜,曰。封召公奭於。封弟叔鲜於管,弟叔度於蔡。

  • 营洛邑。

  • #### 周朝世系谱:

昌(公季之子,文王)—发(文王之子,武王)—诵(成王,文王之子)—釗(康王,成王之子)—暇(昭王,康王之子)—满(穆王,昭王之子)—繄扈(共王,穆王之子)—囏(懿王,共王之子)—辟方(孝王,共王之弟)—燮(夷王,懿王之子)—胡(厉王,夷王之子)—共和—静(宣王,厉王之子)—宫湦(幽王,宣王之子)—宜臼(平王,幽王之子)

  • #### 周公摄政

  • 管叔、蔡叔与武庚作乱,周公平乱。

  • 重新封国

以微子开代殷後,国於。颇收殷馀民,以封武王少弟封为姬封。周公受禾东土,鲁皇上之命。

→微子开:纣之庶兄,名启。因有贤行,周公封于宋,以续殷后。
姬封:周公封康叔于卫地(都朝歌),使之智力殷朝馀民。
晋唐叔:成王之弟。成王封之于唐,是晋国的高祖。

  • 成王长,周公还政。
  • #### 成王

营洛邑,仍都丰镐。
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
→前1042~前1021年在位。

  • #### 康王

“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错四十馀年不用。”

  • #### 昭王

王道微缺。
南巡狩不返,卒於江上。
→二零零三年出土的一青铜器铭文刻有昭王“朴伐楚荆”的字样,可知“南巡狩”实际上是一遍伐楚的战火。

  • #### 穆王

年五十继位,年五十五崩。
王道衰微,任命伯臩为太仆,国复宁。
伐犬戎,祭公谋父谏之不可伐而不听。自是荒服者不至。
→辞令。
作修国际法。

  • #### 共王

密康公不听其母谏,不献美人,共王灭之。

  • #### 懿王

朝廷遂衰。

  • #### 厉王

医务人员芮良夫谏厉王专利之害,不听

** “匹夫专利,犹谓之盗,王而行之,其归鲜矣。”**

→辞令。
** 召公谏厉王禁言之害,不听**。

**
“防民之口,甚於防水。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水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

→辞令。
国人袭厉王,厉王出奔彘。
召公、周公共和行政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太子静立为王。

  • #### 宣王

召公、周公辅之,脩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诸侯复宗周。
12年,姬敖来朝。
→鲁武公:吴国皇帝,前825~前816年主政。史公所以越发书“鲁武公来朝”一句,盖因周宣王于武公此行中干预鲁政,使武公废长立幼,造成日后鲁国政权之反复动荡。
39年,姜氏之戎败王师。料民。
46年,崩。

  • #### 幽王

2年,三川地震,伯阳甫忧国之将亡。三川竭,岐山崩。
3年,宠爱襃姒,废申后及太子。襃姒之身世。

  • 为博褒姒一笑,幽王烽火戏诸侯。“其後不信,诸侯益亦不至。”

  • 废王后之父申侯与缯、西夷犬戎攻幽王,杀之。申侯及诸侯立幽王太子宜臼,为平王。

  • #### 寒朝世系谱

宜臼(平王,幽王之子)—林(桓王,平王之孙)—佗(庄王,桓王之子)—胡齐(釐王,庄王之子)—阆(惠王,釐王之子)—郑(襄王,惠王之子)—壬臣(顷王,襄王之子)—班(匡王,顷王之子)—瑜(定王,匡王之弟)—夷(简王,定王之子)—泄心(灵王,简王之子)—贵(景王,灵王之子)—猛(悼王,景王长子)—丐(敬王,景王之子,悼王之弟)—仁(元王,敬王之子)—介(定王,元王之子)—去疾(哀王,定王长子)—叔(思王,定王之子,哀王之弟)—嵬(考王,定王之子,哀王、思王少弟)—午(威烈王,考王之子)—骄(安王,威烈王之子)—喜(烈王,安王之子)—扁(显王,烈王之弟)—慎(靓王,显王之子)—延(赧王,靓王之子)
赧王死,秦灭夏朝君。

  • #### 商朝东寒朝君世系表:

夏朝:周桓公—威公—夏朝惠公—周朝武公(前256年灭于秦)
西周:商朝惠公—西周文君(前249年灭于秦)

  • #### 平王

东迁洛邑。
周室衰微,诸侯强并弱,齐、楚、秦、晋始大,政由方伯。
49年,姬息姑即位。
→《春秋》记事即始于此年,公元前722年。姬息姑前722~712年在位。
51年,崩,太子早死,其子林立为桓王。

  • #### 桓王

3年,郑庄公朝,桓王不礼。
5年,郑与鲁易许田。
→郑以“枋”换取鲁之“许田”。
许田靠近宿迁,是当下周成王赐给周公的领地,作为后梁诸侯朝见周王的汤沐邑。枋靠近大茂山,是周宣王赐给郑桓公的领地,作为鲁国诸侯陪同圣上祭拜大茂山时的汤沐邑。

8年,鲁杀隐公立桓公。
13年,伐郑,桓王伤。
→亦见《郑世家》
23年,崩。

  • #### 庄王

4年,周公黑肩欲杀庄王而立王子克,辛伯告王,王杀黑肩。王子克奔燕。
→应是3年,前695年。
周公黑肩即周桓公,周王室卿士。此燕为“南燕”,相传为黄帝后裔。

15年,崩。

  • #### 釐王

3年,姜小白始霸。
5年,崩。

  • #### 惠王

2年,大夫作乱,谋召燕、卫师伐惠王,惠王奔温,釐王弟穨立为王。
→前675年。穨即史称“王子颓”,为庄王之子,釐王之弟,惠王之叔。
据《左传》,此五大夫为蒍国、边伯、石速、詹父、子禽祝跪。
燕即南燕;卫为康叔之封国,初都朝歌,春秋初迁都楚丘。

4年,郑、虢君伐杀王穨,惠王复位。
→亦见《郑世家》。
10年,赐姜小白为伯。
→《左传》:庄公27年,“王使召公寥赐公子小白命”。
25年,崩。

  • #### 襄王

3年,其弟叔带与戎、翟谋伐襄王,襄王欲诛之,叔带奔齐。齐桓公使管子平戎于周,使隰朋平戎于晋。王以长史礼管仲,管子受下卿之礼而还。
→亦见《吕望世家》《管晏列传》。
平戎于周:调停姬郑与伐周诸戎的涉嫌,姜小白此举有袒护王子带之意。
平戎于晋:王子带勾结诸戎伐襄王时,秦晋曾出征救周,故齐亦需调停诸戎与秦晋的涉及。

9年,姜小白卒。
12年,叔带归周。
13年,郑伐滑,且囚襄王使者。将以翟伐郑,富辰谏之,不听。
→周惠王靠郑厉公和虢公复位,但惠王为赐爵厉公,故厉公之子文公怨之。滑国近郑且世代从郑,后叛郑,郑伐滑,卫上诉于王,襄王将滑国给了魏国,故郑文公怨之。故赵国囚襄王使者。亦见《郑世家》。
→辞令
*。

15年,王以翟师伐郑,以翟女为后。富辰谏之,不听。
→辞令。
16年,王绌翟后,翟人来诛。富辰因数谏不从,战死。襄王奔郑,王子带自立为王。
17年,姬重耳诛王子带,襄王赐为伯,以日内瓦地与晋。
→《左传》载为襄王20年。
20年,姬重耳召襄王,会之河阳,书讳曰“天王狩于河阳”。
→亦见《晋世家》
此年姬重耳败熊恽于城濮,因而文公会盟诸侯。
以臣召君不合礼法,故《春秋》写作“天王狩于河阳”。

24年,晋文公卒。
31年,秦穆公卒。
32年,崩。

  • #### 顷王

6年,崩。

  • #### 匡王

6年,崩,其弟立。

  • #### 定王

元年,楚庄王伐陆浑之戎,问鼎,王孙满答之,楚兵去。
→王孙满答熊吕治国“在德不在鼎”。辞令。**
10年,楚庄王围郑,降而复郑。
→楚破郑后,诸臣皆劝庄王灭之,庄王复齐国,郑遂离晋附楚。
16年,楚庄王卒。
→亦见《楚世家》。
21年,崩。

  • #### 简王

13年,晋杀姬州蒲,立厉公之子为悼公。
→亦见《晋世家》。
14年,崩。

  • #### 灵王

24年,齐崔杼弑君姜光
→亦见《吕牙世家》。
27年,崩。

  • #### 景王

18年,太子早死。
20年,欲立子朝,会崩。
→应为25年,即前520年。

  • #### 悼王

景王卒,王子争立,国人立长子猛,为悼王。
子朝杀猛。人立丐为敬王。

*→梁玉绳:“王子朝之党与王子猛争立,非子丐争立”。

“王猛次正,太子寿之弟,故单穆公、刘文公立之。非长子也,非国人也。”
“猛里一月而卒···非子朝杀之。”
“丐乃猛之母弟,猛卒而后丐立,安得此时丐与朝争乎?史皆误”。*

→总计:太子寿为嫡长子;王子朝为长庶子;王子猛为次正子,太子寿之弟;王子丐为太子寿、王子猛之母弟。

  • #### 敬王

元年,子朝独立,敬王居泽。
→有穷二王并立。
4年,入敬王于周。
→《左传》:“召伯盈逐王子朝,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西宫嚣奉周之经典以奔楚”。
16年,子朝复作乱,敬王奔晋。
17年,定公入敬王于周。
→亦见《晋世家》。
39年,齐田常杀其君简公
→亦见《吕牙世家》。
41年,楚灭陈。孔子卒。
→亦见《陈杞世家》。
42年,崩。

  • #### 元王

8年,崩。
→前475~468年主政。今我国历史划分春秋与西周之界限即以周元王即位之年为准(前475年)。

  • #### 定王

16年,三晋灭智伯分其地。
→亦见《晋世家》。
梁玉绳认为此定王应作贞定王。

28年,崩。

  • #### 哀王 & 思王&考王

定王崩,长子去疾立为哀王。
哀王立九月,弟叔袭杀之,自立为思王。
思王立5月,少弟嵬攻杀之,自立为考王。
三王皆定王之子。
15年,考王崩。
考王时封其弟于江西为桓公。
桓公—威公—惠公—····
→显王2年,惠公号战国惠公,周朝立。

  • #### 威烈王

23年,九鼎震。韩赵魏封为诸侯。
24年,崩。是岁盗杀楚声王
→楚声王,前407~前402年在位。

  • #### 安王

26年,崩。

  • #### 烈王

2年,周都尉见秦献公曰:

“始周与隋朝合而别,别五百载复合,合十七岁而霸王者出焉。”

→亦见《秦本纪》。

  • #### 显王

5年,贺秦献公,献公称伯。
→《秦本纪》:秦“与晋(魏)战于岸门,斩首六万,皇上贺···”
但《秦本纪》与《六国年表》均未言称伯之事。

9年,致文武胙於秦孝公
→秦平王:献公之子,前361~338年主政,任用公孙鞅进行变法。
25年,秦会诸侯於周。
26年,周致伯於秦孝公
33年,贺嬴驷。
35年,致文武胙於秦惠王
44年,秦惠王称王。其後王公皆为王。
→亦见《秦本纪》。
各国诸侯称王并非皆在秦惠王之后。

梁玉绳:“其时称王者,燕秦楚齐赵魏韩七国,宋、阿拉木图二小国亦称之。凡兹九国,惟楚僭王远在春秋以前,其他八国,齐开始,宋次之,魏次之,秦次之,燕、韩、阿拉木图次之,赵末了。”

48年,崩。

  • #### 靓王

6年,崩。

  • #### 赧王

  • 时东夏朝分治,王迁都周朝。
    →周显王2年,东西周即分治。东商朝不一致详见杨宽所述。

  • 周朝武公之太子死,楚助公子咎为皇太子。
    →见《战国策》。谋略&辞令。**

  • 8年,秦攻韩之新郑,苏代为周说楚王。
    →谋略&辞令。苏代为苏秦之兄,司马迁误以为孙膑之弟。亦见《孙膑列传》。

  • 秦借道周伐韩,史厌为周君计。
    →谋略&辞令。**

  • 秦召战皇帝,商朝君言于韩王。
    →谋略&辞令。**

  • 东周朝战,韩救西周。
    →谋略&辞令。**

  • 楚围雍氏,苏代为有穷君说韩。
    →谋略&辞令。**

  • 34年,苏厉建议周君说秦将公孙起。
    →谋略&辞令。*
    亦见《武安圣上翦列传》。伊阙之战,秦将李牧大破韩魏联军,斩首24万。*

  • 42年,马犯于梁王秦王之间斡旋,使梁为周筑城。
    →谋略&辞令。**

  • 45年,周冣谏秦王攻周之害。
    →谋略&辞令。**

  • 58年,秦信周,攻三晋。
    →应是三国,指赵魏楚。

  • 59年,商朝背秦,与王公约从伐秦,败。秦昭襄王攻西周,周朝君献邑三十六得归。

  • 周赧王卒,周民遂东亡。秦取九鼎宝器。
    →前256年,西周亡。

  • 后七年,嬴子楚灭周朝。东有穷皆入于秦。
    →前249年,东周亡。

  • #### 御史公曰:

大家皆称周伐纣,居洛邑,综其实不然。武王营之,成王使召公卜居,居九鼎焉,而周复都丰、镐。至犬戎败幽王,周乃东徙于洛邑。所谓“周公葬毕”,毕在镐东北杜中。秦灭周。汉兴九十有馀载,国君将封九华山,东巡狩至江西,求周苗裔,封其後嘉三十里地,号曰周子南君,比列侯,以奉其先祭拜。


成王以下的一体夏朝时代,仍是建都丰镐。平王时东迁至成周(即柳州),至姬延再度西迁至王城。

  • 有穷史素材取自《诗》《书》《逸周书》《国语》等。
  • 春秋时期的周史紧要按照《春秋》《左传》而作。
  • 夏朝史料被祖龙毁尽,司马迁只好参考《夏朝策》和诸子中的相关材料。

周朝自武王建国至赧王传31世,共37王。若以武王伐纣为前1046年计量,则周王朝共799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