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余医生都说不可以用冷,芮老知识分子墓志铭的出土

   
 月色皎洁,夜凉如水。桓家大院中,桓白正翻阅《灵枢》,“九针之宜,各有所为;长短、大小,各有所施也。不得其用,病弗能为“。桓白掩卷而思,针灸之法,奇妙无比,方向,角度,力度,缺一不可,从医三十载,才略有小成,法学浩淼,我等也只取了一瓢罢了。“吱呀!”一个中年妇女拨开门走了进来,“老爷,又在熬夜看书啊,休息一下呢,我给你熬了安神定气汤。”“穆娘,素儿如今书看得怎么样了?”穆娘回到,“素儿自幼好动,最喜各处闹腾,若要他坐下来静心读书,真是虐杀他了。”“唉,我年龄大了,那医术也务必找个传人,素儿那般,也是郁闷得很。”“老爷别着急,素儿会懂事的,来,把汤喝了吗,免得凉了。”

王琨

     
 桓家大院厢房中,“什么《轩辕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枯涩难懂,味同嚼蜡,大好春光,不如去郊外钓鱼,捉蛐蛐,采野果。“桓素把医书放在五次,打开房间里的窗子,看着银河从牛郎织女星当中淡淡的划过,宛如真的是金母元君的玉簪留下的划痕。桓素正陶醉间,突然院墙边上那棵老槐树震动了瞬间,一个阴影飘了出来。恒素心里一紧,是小偷呢?桓素跑了出来,站在了老槐树上边,槐树高约两丈,此时树冠中一无所获。”难道是野猫?“桓素准备离开,脚边想起了“哐!”的一声,好像踢到什么事物了。桓素俯身一寻,拾起来一枚比她手掌大一些的圆形令牌,上面刻着一条飞鱼,造型古拙,光滑温润。“爹说过,有些神物长时间随身佩戴,有驱邪补正,延年益寿之效,鱼又是祥瑞之象,年年有余。像必那块木牌一定是一个神仙了”。桓素越想越喜爱,拿着令牌回了家。

宁夏文物考古商讨所,宁夏 南阳 750001

   
第两天桓素早早起了床,出房正巧撞见了桓白,“爹…..”,桓白脸一沉,“你大清早不练功健体,又要到那里去鬼混?”桓素一时语塞,两颊通红,答不上来。桓白老来得子,自是非凡疼爱桓素,也完全想把温馨的医道传承给桓素,让桓素将自己的恒氏教育学发扬广大。然则桓素又是一个从小向往自由的人,不喜受到纲常礼教的羁绊,平日一大早就出来摸鱼爬山攀树,到了肚子咕咕叫或者太阳落山的时候才回去,对此,桓白又是恼怒又是无可如何。“前天跟我一块吗,大家去黄府看个伤者。”“哦!”桓素只得低着头跟恒白走了。

  摘要:芮经为隋朝宁夏名医,医术精湛,然史籍关于她的记叙仅《乾隆帝宁夏府志》中“通脉理,修治丸散尤精,往往有奇效,一时重之”18字。墓志铭的出土为明白其终身、医术提供了紧要材料,可补史之阙。本文在墓志考释的根底上,对其遵奉《内经》《难经》之旨,了然脉理,强调八纲表明,爱慕脉诊等管教育学思想举行了阐释。

   
 “唉哟,桓大夫,您终于来了,看看我家犬子吧!“一位身穿绸缎的老人焦急地跑来迎接恒白,”先生莫慌,速速带我去看看!“

  关键词:芮经;墓志铭;《内经》;《难经》

     
桓白被领入内房,只见床上躺着一小青年,满脸通红,热象极重,口唇轻轻噏动,“水,水!”桓白阅览完病者的声色后,接着切了下脉,然后问老伯,”请其余医务卫生人员看过呢?“”桓大夫,我自然请过,那几位大夫看完后,均认为生病不可以用用冷,都不给他冰水喝,开了几味药给她服用,不过我儿病情尤其严重,烦操难安,夜不可能寐,那可怎么办!“桓白捋须道,“先生不急,到院中打井水一桶,自行饮用,几日可痊愈。”“你那人好不稳重,其余医务人员都说不可以用冷,你偏用冷,出事如何是好?”一个银发苍苍的老妪人吼道。“娘,恒大夫是我们那边出了名的先生,况且其他医师也不曾治好小儿的病啊!”老伯道。“也罢,出了事再找他算账。”老妇人拂袖坐在了红木椅子上。说也意想不到,少年喝了井水之后,霎时感觉到神清目明,好了不可胜数,老伯连连道谢。“先生毫不客气,医者本分,水属纯阴之物,既可滋阴扶正,又可驱邪必热。并不是越名贵的中草药材越好,亦不是常常之物不行,切记!”说完,桓白带桓素走了。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5.04. 016

   
恒素在半路,越想进一步认为医术的神奇,一碗井水就足以把伤者多日的毛病除去,真的有点不堪设想。回家之后,桓素对管文学的兴味高了成百上千,固然日常照旧是在外界玩闹,每一天研读医书的时间却多了四起,对此,桓白感到至极心安。

  Research on the Epitaph of Doctor Rui Jing in the Ming Dynasty

   
三个月后,天气变的热了起来,桓素也少了出去逛逛的光阴。一日午后,桓素从幻想中热醒,准备到房里找点水果吃,路过正厅,见正厅房门紧闭,小叔就好像在会晤某位客人。桓素将耳朵贴在门上,听见了他大叔和此外一个男人交谈的动静,那多少个男人声调有点尖锐,“桓大人,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哼,我好的很,闹您操心了!”“哈哈,那是自家多虑了,桓先生毕竟现在是那采阳县名医,自然知道调养,上次跟你提的规格你考虑的什么了,桓…..先生。“男子故意讲大夫多个字拖得很长。”“阳越,我不了解你说的哪些。”桓白显得很安详。“大人,直说了,我昨日就为《黄帝内经》而来,你不提交自己,我后天是不会走的。”“《轩辕氏内经》?为何这厮要隆重地要一个医书?又干什么叫自己大叔‘大人’?”桓素觉得很迷惑。“呵,《轩辕氏内经》?外面随处都有卖的,何必找老夫?””看来大人是要硬撑到底了,现在大家看看的《黄帝内经》是从后唐传下来的,无非是借古圣人之名,拼凑了当下沿袭下来的古医书,汇编而成。真正的《轩辕黄帝内经》却只出名字存在于经典当中流传下来。上古圣人轩辕黄帝当初让岐伯尝百草,将其药理记录下来,可是世人不知的事,轩辕氏还将团结的兵法运于医书当中,黄帝靠那套兵法制伏蚩尤,赤帝,称霸中原,我说的就是那部《黄帝内经》。“哦,那自己更不通晓,那种世间罕有之物,怎么会在我一个糟老头身上。”“我大致懒得跟你那些老顽固废时间,再不说,我一个化骨绵掌击来,还可以活?”“呵,不为良相,当为良医。岂能苟富贵而忘义,重生死而忘道!”“看来您是死不认可了。”桓素听到一声闷哼,恒素又惊又怕,赶紧将门推开,看见有人跳出了窗外,滚进了药园的草莽中,不见了。只见桓老夫子直愣愣地躺在椅子上,嘴角流出鲜血,拉着桓素,说了一句“北古崖”
,然后断绝了呼吸。

  WANG Kun

 
 恒素披麻戴孝,站在大伯的牌位前,法家讲究孝道,作为医务卫生人员的外孙子,在二伯生命最后每天,他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桓素又羞又愧。那多少个“北古崖“到底是怎么看头,是地名,仍旧某个人?还有那段莫明其妙的对话,他倍感一团乱麻,理不清头绪。

  (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aeology, Yinchuan
Ningxia 750001, China)

   
桓家正陷入一片哀鸿的时刻,外面人声嘈杂,训斥责骂之声高涨,只见一大波身批甲胄士兵和几位文官闯了进入。其中一位身形矮胖的文官指着灵堂叫道,“提辖大人有令,桓白一家通敌卖国,桓白恶贯满盈,其旁人全体下放到洛阳卫下放。“”你们瞎了眼了,老白每一天治病救人,研读医书,怎么个通敌卖国了,死了还要给她载脏罪名,你们还有点良心嘛。“一个女孩子指着那位文官骂到。那位女士是桓素他娘,穆茹。”哼,桓白当初在朝的时候,就和东洋浪人取得了沟通,给倭寇的讨伐带来了高大的阻碍,看,那就是他和倭寇的盟约,证据确凿,还敢狡辩。“官员将一张白色绸绢展开,上边赫然书写恒白的名字,还在其上盖了手印。”不可以,老白不是如此的人,你们借机报复,妄造契约,我要上告皇上!“穆茹说完想抢那绸绢,官员一闪,穆茹没抢到,手抓在首席营业官的脸蛋儿,划出了几道血痕。“真不想活了。”官员抢过士兵的朴刀,一刀给穆茹刺去,烈女化成一缕香魂而去。“娘!”桓素想扑过去,被家人拉了下去。“诸位看到了,反抗者就是这么些下场,杀无赦,全体指点!”再而三的打击让桓素无法经受,马上昏厥了过去。

  Abstract: Rui Jing was a famous doctor with excellent medical skills
in Ningxia Province during the Ming Dynasty. However, there are only 18
Chinese characters recording him, which can be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as: “He was proficient in veins, especially good at using pills and
powders, which were always extremely effective, thus had gained
considerable fame for a time” in Qianlong Ningxia Fu Zhi. The excavation
of epitaph provides important data for understanding his life and
medical skills and narrows the previous gap in historical studies. Based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epitaph, this article presented his medicine
ideas of following the principles in Nei Jing and Nan Jing, being
proficient in veins and attaching great importance to pulse taking.

  Key words: Rui Jing; epitaph; Nei Jing; Nan Jing

  《明诰封武略将军明轩芮老知识分子墓志铭》一件,于2002年银川市正丰花园楼盘施工时出土。砂石质,保存较好。志长56cm、宽54cm、厚10cm。四周双线阴刻边栏,内饰以卷多云纹。志文竖行甲骨文阴刻,共29行,满行38字,共921字。现藏中卫市文物管理处。史籍中关于芮经的记叙仅《弘历宁夏府志》中“通脉理,修治丸散尤精,往往有奇效,一时重之”[1]407寥寥数语。平生亦未详。芮老知识分子墓志铭的出土,为精通其工学技术、思想及芮氏宗谱探讨提供了重在资料。兹移录志文如下:

  明诰封武略将军明轩芮老知识分子墓志铭

  呜呼!老知识分子之遘病也,余适北上。余以老知识分子素尊生、工调摄、且寿人多,必能自寿,□□何寻以仆闻。二零一八年,肖轩均持友人茂才澄吾黄君状蕲余铭。老知识分子与家君近联姻亚,余自幼叨老知识分子爱知又稔,谊弗容辞,谨志而铭之。按状:老知识分子讳经,字汝治,号明轩。其先乃直隶铜陵丹阳人。洪武季,祖诚以小旗戍宁夏,遂为夏人焉。数传而生遇贤,遇贤生老先生。老知识分子生而颖异,贞介醇谨,为儿时即能甘澹泊、习勤瘁,拮据家政,倜傥有抱负。第迫于户役,遂业医业。仅浃岁,俞跗而下诸方书,靡不淹贯。诊候俞募,尤独得窍系。比及三年,五色诊病,知人生死,决思疑,定可治。及药论甚精,方之古明医,亦未远过。即剧瘕痼疾,数年不起者,应乎輙愈。凡王侯贵介,多所倚命。暨各边郡,咸不远千里而币聘焉。先是抚制鉴川王公(学)甫,下车诘老知识分子以输会、支兰、奇咳诸术,及验之,诊疗若持左券。遂大奇之。因属之标下,恩遇若家人父子。然是时,名满关西,家赤殷殷起矣。老知识分子视之澹如也。自嘉靖丙寅至隆庆壬申,先后首功五,上职晋千兵,当道奖藉多次。时有以地方都司拟咨者,固谋算材德致然,而医之功实为之本根。呜呼!今之执鞭䩸属櫜鞬介胄起家者,比比然也。躬擐跋履援抱而亲矢石,所活人能几?而老知识分子以诊候为情报员,以方书为纪律,以高尚功巧为前茅,镇静守之,药石攻之,霸王道时出没之,輙为人入关格擒二竖,复七表八里,扶衰历于福冈,起痌瘝痛痛于解悬,所活人不既什伯。于诸介胄家哉,用能式培民命,而国脉实嘉頼之矣。《八十一难》云:上工十全九,其次十全八,其下十全六。工若老知识分子者,其邻于上焉者乎!今之晋若职累我家,匪遇也,宜也。盖贵贱易心,浓淡异遇,人情大抵类然。老知识分子既贵,虽败夫牧监,一有蕲恳,即严寒酷暑亦不辞诊疗。其阴德又实弘多矣!老知识分子以□衰之年,获震索之再。或者人之不足,而天特为之偿欤!老知识分子于嘉靖壬寅三月廿有三天,以万历丁卯八月底二日卒,寿享七旬有七。配魏氏,卒;继史氏,亦卒。俱诰封宜人。它若一郭与许,咸以次侧焉。先是太可爱止生老知识分子,暨一女,适刘初老知识分子。尚未嗣,刘已再男矣。太宜人命老先生负刘仲男式榖似马,即肖轩均继先也,入芮姓,习老先生业。拟继嗣应旗役斩首,升试百户职,配舍人□柳庄女。嫡男二:曰光先,许出,袭老知识分子职,聘挥使,熙庵戴均女;曰荣先,郭出,尚仪宾,聘豊林奉国将军允斋均女。女二,俱魏出,长适家君,次适书办官文山杨均。孙男一,女儿三,各获聘许,俱继先出。老知识分子为人忠孝,睦以娴任,以恤居家,历□大要,以俭约勤慎为本、恬静无事为福。遘乙卯之变,其粹清早茔,犹靡悔焉。卜本年7月廿四天,葬于南郊之原,祔乎魏、史之垄。其铭曰:其德雍雍,其□□□。上池秘术,见垣可齐。活人孔多,同脉是倚。阀阅世胄,哪个人曰不宜。令终有俶,荫藉无期。呜呼,先生□哉,其无愧欤!

  大明万□二十七年岁在巳亥秋八月陕进士肓寰田赋譔。

1 芮经世系、毕生与夫妇

  志主芮经,字汝治,号明轩。生于嘉靖丁未年(1522年),卒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志云“其先乃直隶芜湖丹阳人”,即今河北丹阳市。南陈徽宗时闻明臣芮毓,任奉政先生兼枢密院使,后升迁右司郎。“靖康之变”时,芮毓护驾康王赵构逃到幽州(今南京),并携家眷居于海南溧水[2]
。芮毓生八子,是为江南芮氏八宗,只是宋金相持,恐身罹其祸而遣八子各徙州县,未几宗便又散居全国各地。墓志云:“洪武季,祖诚以小旗戍宁夏,遂为夏人焉。”芮诚至芮经一脉,可能就是江南芮氏的支行。

  明初举行卫所制度,所分千户所、百户所两类。百户所下设总旗二,“总旗领小旗五,小旗领军十”[3]1874
。小旗是唐代部队编制的微乎其微单位,芮诚即是领军10人的小头目。他背井离乡,远戍宁夏,也是后梁军屯制度的产物[4]223。宁夏是西晋北边边防主旨,明太祖在废宁夏府、移民关中之后很长时间内[5],又“徙五方之民以实之,江南之民尤多”
[6]。苏皖、秦晋数万人被迁移到宁夏不远处。很多守护军户也便成为宁夏本土人口。芮诚在此时来到宁夏,是卫所编制内以防守或屯种为天职的小旗,自然也是军户中的“正军”了[7]
。之后便在宁夏生根落户,“数传而生遇贤”,遇贤就是芮经的大叔。关于其父,志文没有越来越多的言辞,可能也是贫苦一世。

  关于芮经,志云“迫于户役,遂业医业”。汉代的户类沿袭元制,以徭役定户籍,分为民、军、医、儒、匠、僧、户、道等类。“太祖籍天下户口,置户帖、户籍,具书名、岁、居地。籍上户部,帖给之民”[3]1878。天下之人各以“本等名色占籍”
[8]。而且依照北周卫所军户的传世制度,必须子袭父业,役皆永充,例不得分户[9]。芮诚以“正军”戍宁夏,其后裔自然属军户,有继补军役之责。而他“迫于户役,遂业医业”,因而,大家可以概括得出两点认识:其一,嘉靖年间,军户的社会地位已非凡下垂,在这几个个案的琢磨中大家来看尚不如医户;其二,明初等级森严的户类制度及严禁地下脱籍、更换户类的确定已怀有松动,或户籍管理者可以开展某种台面下的操作,那使芮经可以业医。客观来讲,隋唐医户的社会身份并不高,医、卜、相均被列为“方技”,不被尊重,医家衣不温、食不饱者有之,逃户役者有之,贿赂官员改籍造册者亦有之。但军户因其身份的强制性及军役负担沉重,社会地位也不行放下,那或多或少王毓铨作过丰盛的议论[4]238-239。孙吴中叶之后,宁夏地区社会变迁加剧,屯军土地被并吞、盘剥现象日益严重,加之沉重的户役,寻找新的居留立命之法也在创建。与此同时,黄册制度紊乱、废弛现象已日益严重,而芮经是或不是入医户?毫无疑问,他毕生以医为业,类于医户,但从墓志来看,他频仍因公受赏及子孙袭职承荫,都在军户的官制连串之内。折中考虑,芮经的身份可能是军医户。

  芮经天资聪颖,很有教育学天赋,他博览医书,上自俞跗、下迄元明诸方书“靡不淹贯”;诊候精准,又善于杂病辨治,“即剧瘕痼疾,数年不起者,应乎辄愈。”志云他曾为“抚制鉴川王公(学)甫”诊治。王崇古,字学甫,号鉴川,汉朝名臣,蒲州(今吉林省永济县西)人[1]407。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7月,升都察院右佥都抚军、太尉宁夏,时期屡胜北敌著力兔、吉能各部,战功甚多,时人为其立“功徳祠”[1]188;隆庆四年(1570年),王崇古迁宣、大、湖南总督。那么,芮经为其治疗也即在1564-1570年间,芮经时即42~48岁。本次看病是芮经事业提高的一个丘陵,王氏“属之标下,恩遇若家人父子”,且是时“名满关西,家赤殷殷起矣”,他的美誉、社会地位及家庭处境都有了很大的升迁。当然,芮经的擢升和发展还有赖于其余越多的看病之功。志云:“王侯贵介,多所倚命。暨各边郡,咸不远千里而币聘焉。”自嘉靖戊申(1557年)至隆庆甲辰(1568年)年间,他“先后首功五,上职晋千兵,当道奖藉数次。时有以地方都司拟咨者”,“千兵”即“千户”秩,与卫所统兵千户绝差距,只是因功而授的荣誉头衔。墓志首题“诰封武略将军”,也是无实际职掌的散官名,从五品初授之阶[3]1751。

  芮经娶妻妾者共四:元配魏氏、继配史氏,皆为东汉命妇,因其官封五品而获宜人封号,先芮氏而卒;侧室郭氏、许氏。发轫,芮经的阿妹(或大姐)嫁刘初老知识分子,已生二男,而芮经尚无嗣子,他的生母便主张将刘氏第二子过继给芮氏,即志文所说“肖轩均继先”,其实到头来芮经的外孙子。芮继先承袭芮经从医业,但因“继嗣应旗役”而革为百户职。芮经嫡男二:一为芮光先,许氏生,袭芮经职,又官至指挥使,为卫所一级最高军事领导,秩正三品;一为芮荣先,郭氏生,尚仪宾,得以攀附皇亲,志云“聘丰林奉国大将允斋均女”,虽仪宾只给禄不预政事,但芮氏也由此显贵。元配魏氏为芮经生有两个孙女,长女嫁给墓志撰者之父,次女嫁给“书办官文山杨均”。孙男一、孙女三,皆芮继先所生。志文撰者为芮经外孙田赋[1]481,通篇称其“芮老先生”,熟练程度非同寻常,所记终身之事当更可看重。

  在芮经汇总的《杏苑生春》一书中,其地方为“医正”,洪武十七年(1384年)规定,府、州、县均设文学,作为专门的医疗行政管理机构,其负责人是教育学正科、文学训科。府设艺术学正科一人,从九品[3]1836。从《嘉靖宁夏新志》所绘“宁夏城图”来看,所设“医斈(学)”位于庆王府外的西北角,芮经为医正时即在此办公。而丰林王府正好位于医斈(学)的北部,二者隔路相望。地理地方上的靠近,或许为芮经次子芮荣先与丰林奉国将军允斋均女的姻缘提供了某种机缘。

2 遵奉《内经》《难经》而尤精经脉

  《黄帝内经》(简称《内经》)作为现存最早的一部农学经典,含有充裕的中艺术学理论与中医防治疾病技术。《轩辕氏八十一难经》(简称《难经》)以答疑体解答、发挥《内经》的争论问题。《内经》《难经》历来被医家奉为经典,芮经诊疗疾病功用如神,也多亏精研了“二经”的论战与艺术,并透过持续探索、实践,而独得窍系。墓志中关于其医术及疗效虽颇多夸饰和引用之语,但也正是考察其历史学成就的严重性材料。上边结合志文略作评释。

  志云:“诊候俞募,尤独得窍系。比及三年,五色诊病,知人生死,决疑忌,定可治。”俞募,指背部俞穴与腹部募穴,是五脏六腑之气输注聚集于背腰和胸腹部的代表穴。中医有俞募配穴法,即指二穴相配以治疗本脏或本腑及有关病症的办法。五色诊病,“五色”出《灵枢》[10]1830,指反映五脏病变及各个疾病的五种病色。以青、黄、赤、白、黑五色,分属肝、脾、心、肺、肾五脏,而五脏在面部的反映有肯定位置,根据对应部位的颜色变化以诊断疾病,几乎是:青主风、主惊、主寒、主痛;赤主热;黄主湿;白主血虚、主寒;黑主痛、主血瘀、主劳伤。依五脏脉象变化以咬定疾病和预测的祸福、生死,谓之五决。《素问·五脏生成篇》:“诊病之始,五决为纪……所谓五决者,五脉也。”[10]167《灵枢·经脉》云:“经脉者,所以能决生死,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也。”[10]1462于脉症决生死之法,《内经》垂训较多。芮氏能独得窍系,知人生死,决猜忌,定可治,也定是融会贯通《内经》之旨。

  又云:“抚制鉴川王公(学)甫,下车诘老知识分子以输会、支兰、奇咳诸术,及验之,诊疗若持左券。遂大奇之。”“输”即输穴,输与俞、腧通,故亦作俞穴、腧穴。意为脉气所至较发达,犹如水流之注输于深处,故名。《灵枢·九针十二原》:“五脏五腧,五五二十五腧。六府六腧,六六三十六腧。经脉十二,经络十五,凡二十七气以上下。所出为井,所留为荥,所注为输。”[10]1310
意即心、肝、脾、肺、肾五脏,每藏有井、荥、输、经、合五腧,是为二十五腧;胆、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六府,每府有井、荥、输、原、经、合六腧,是为三十六腧。脏有五,府有六,又加心包络经,则为脉络十二。十二经各有一个输穴,即太渊(肺)、三间(大肠)、陷谷(胃)、太白(脾)、神门(心)、后溪(小肠)、束骨(膀胱)、太溪(肾)、大陵(心包)、中渚(三焦)、足临泣(胆)、太冲(肝)。经络所行之气即五腧间。“会”亦指腧穴,因穴位为脉络气血会聚之处,故名。《灵枢·小针解》:“节之交三百六十五会者,络脉之渗灌诸节者也。”张介宾说:“人身气节之交,虽有三百六十五会,而其要则在乎五腧而已。”[10]1348-1349
支兰,指身体的系统。《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上有绝阳之络,下有破阴之纽,色废脉乱,故形静如死状。太子未死也。夫以阳入阴,支兰藏者生;以阴入阳,支兰藏者死。”张守节《正义》引《素问》曰:“支者顺节,兰者横节。阴之兰胆藏也。”[11]2791-2792
奇咳,《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云:“受其脉书《上下经》《五色诊》《奇咳术》《揆度》《阴阳外变》《药论》《石神》《接阴阳禁书》,受读解验之,可一年所。”[11]2796
仓公在高后八年(公元前180年)拜见了她的教职工阳庆,阳庆传给他轩辕黄帝、扁鹊的数种医书,其中之一便是《奇咳术》。《素问·玉版论要篇》云:“《奇恒》者,言奇病也。”龙伯坚认为“《奇恒》可能就是《奇咳术》”[10]204-205。所谓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时也;恒者,得以四时也。可见,王学甫当时所患定是无人问津的奇恒之病。而芮经之所以“诊疗若持左券”,那与他了然《内经》有很大关系。“《内经》之论疾病人不及二十余篇,而论奇恒之章有八”。芮氏善经脉,又比类奇恒,故能从容诊治。结果也令王氏“大奇之”。

  又云:“《八十一难》云:上工十全九,其次十全八,其下十全六。工若老知识分子者,其邻于上焉者乎!”《难经》“十三难”云:“经言知一为下班,知二为中工,知三为开工。上工者十全九,中工者十全七,下工者十全六。”[12]21《新刊勿听子俗解八十一难经》卷一云:“上工者,能知五藏声色臭味而为五藏之病,又知寸口尺内脉之相应,又知相胜相生之理,知此三者,则治病十可全九;中工者,能知五藏声色臭味及寸口尺内脉之相应,而不知相胜相生之理,则治病十可全八;下工者,伹知五藏声色臭味而已,则治病十可全六。”[13]《难经》所谓五藏各有色臭味声液,即肝色青,其臭臊,其味酸,其声呼,其液泣;心色赤,其臭焦,其味苦,其宣称,其液汗;脾色黄,其臭香,其味甘,其声歌,其液涎;肺色白,其臭腥,其味辛,其声哭,其液涕;肾色黑,其臭腐,其味咸,其声呻,其液唾[14]。寸口尺内脉,《说文解字》:“尺,十寸也。人手却越发动脉为寸口。十寸为尺。”[15]《难经》“一难”云:“寸口者,脉之大会,手太阴之脉动也。人一呼脉行三寸,一吸脉行三寸,呼吸定息,脉行六寸。人一日一夜,凡一万三千五百息,脉行五十度,周于身。漏水下百刻,荣卫行阳二十五度,行阴亦二十五度,为七天也,故五十度,复会于手太阴。寸口者,五藏六府之所终始,故法取于寸口也。”[12]2又“二难”云:“尺寸者,脉之大要会也。从关至尺,是尺内,阴之所治也。从关至鱼际,是寸内,阳之所治也。故分寸为尺,分尺为寸。故阴得尺内一寸,阳得寸内九分,尺寸终始一寸九分,故曰尺寸也。”[12]4中医诊脉要清楚从寸口脉的缓急、沉浮、强弱、滑涩来鉴别疾病,是谓“相应”。“相胜相生之理”,指色与脉相克相生之脉象,《难经》“十三难”云:“经言见其色而不得其脉,反得相胜之脉者,即死;得相生之脉者,病即自已。”[12]21而芮老知识分子诊病,则是色、脉、尺肤二种诊法皆了解,故能十而全九。

  又云:“辄为人入关格擒二竖,复七表八里,扶衰历于阿伯丁,起痌瘝痛痛于解悬,所活人不既什伯。”关格,言脉象,指人迎与寸口脉俱盛极,盈溢于府,格拒六阴,系阴阳离决之危象。《灵枢·终始》云:“人迎四盛,且大且数,名曰溢阳,溢阳为外格。”又“脉口四盛,且大且数者,名曰溢阴,溢阴为内关,内关不通,死不治。人迎与太阴脉口俱盛四倍以上,命曰关格,关格者,与之短时间。”[10]1437或谓阴阳偏盛,不能相互营运。《灵枢·脉度》:“阴气太盛,则阳气无法荣也,故曰关;阳气太盛,则阴气弗能荣也,故曰格。阴阳俱盛,不得相容,故曰关格。关格者,不得尽期而死也。”[10]1574七表八里亦为脉象分类法,又称十五脉。《脉诀》把二十四脉分为七表、八里、九道3类。七表即浮、芤、滑、数、弦、紧、洪脉;八里指微、沉、缓、涩、迟、伏、濡、弱脉。

  简单来讲,芮经所奉方法论,基本从《素问》《灵枢》及《难经》中可找到呼应,显明是承载了“二经”的医道思想和格局,尤其是对此阴阳五行、脏腑经络、腧穴针刺、病因病机、诊法治则更为领悟。《杏苑生春》卷1首篇“经济学习业”中就讲到“医不读《灵》《素》何以知阴阳运变、德化政令”“医不读《难》《素》,何以知神圣稚拙、妙理奥义”,那说不定就是芮经行医深切的感受体会。

3 结语

  古人之论医,常有治病如用兵之说。志云:“老知识分子以诊候为情报员,以方书为纪律,以神圣功巧为前茅,镇静守之,药石攻之,霸王道时出没之,辄为人入关格擒二竖,复七表八里,扶衰历于克赖斯特彻奇,起痌瘝痛痛于解悬,所活人不既什伯。”那是对其精湛医术的潇洒表述。兵法讲求时局、权谋、技巧,医术珍贵诊候、制方、用药;无深图远虑则必定倒戈败绩,不细察明诊则贻误害人;二者事殊而理同。然兵能卫人之死,无法养人之生。芮老知识分子出入魔难之场,随病察诊,据脉立方,救人于危难,扶衰历于阿里格尔,活人甚众,实天地之大德。凡疾厄来求者,“虽败夫牧监,一有蕲恳,即严寒酷暑亦不辞诊疗”,表现了他普同一等、同仁博爱的医德。

  本文基于出土墓志,对唐代宁夏名医芮经的世系、毕生、医术举办了考释。芮氏博览医书,贯通古今,又能博采约取诸家之长;遵奉《内经》《难经》之旨,掌握脉理,诊治器重四诊,强调八纲表达;善治疑难杂病,屡有奇效,活人颇多,医功卓著。在宁夏地点志“方技”条,大顺医家除芮经外,还有张琦、黄俊、张景皋、方焌、吴通、徐恭、胡杰等人,可惜他们抢眼的医术没有进一步的记述。芮经墓志铭的出土,为明白芮经及孙吴宁夏地方治疗水平提供了主要资料。

  参考文献

  [1]
张金城,杨浣雨.弘历宁夏府志[M].陈明猷,点校.新乡:宁夏人民出版社,1992.

  [2] 朱绪曾.明州诗征(卷 7)[M].茂记萃古山房书庄刊本,1892:1.

  [3] 张廷玉.明史[M].香港(Hong Kong):中华书局,1974.

  [4] 王毓铨.唐宋的军屯[M].东京:中华书局,1965.

  [5] 胡汝砺,管律.嘉靖宁夏新志[M].宿迁:宁夏人民出版社,1982:62.

  [6] 梁份.秦边纪略[M].岳阳:江苏人民出版社,1987:305.

  [7]
于志嘉.卫所、军户与军役——未来金吉林地区为基本的钻研[M].上海:新加坡大学出版社,2010:2.

  [8]
莫尚简,张岳.嘉靖惠安县志.天心阁藏唐代地点志选刊[M].迈阿密:新文丰出版集团,1963:2.

  [9] 卯时行.续修四库全书(第 789
册):大明会典[M].新加坡:新加坡古籍出版社,2002:331.

  [10] 龙伯坚,龙式昭.轩辕黄帝内经集解[M].圣胡安:达卡科学和技术出版社,2004.

  [11] 司马迁.史记[M].日本首都:中华书局,1959.

  [12] 阿塞拜疆巴库中医高校.难经校释[M].2版.上海: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

  [13] 熊宗立.新刊勿听子俗解八十一难经(卷 1)[M].宽永本:14.

  [14] 叶霖.难经正义[M].吴考槃,点校.东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0:22.

  [15] 许慎.说文解字[M].香港(Hong Kong):中华书局,1963:175.

  本文来源《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二〇一五年十二月第4期,53-57页。

相关文章